第341章(1 / 2)

错恋娇 花云浅 2146 字 10天前

常识题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郡主一般会假设很多场景,让在场的人一同作答。但是题目皆是他们随机抽取的。而给花云若的那一份,郡主早就和他商议好了,且也将问题全部都和他说过,无论如何,郡主已经交代过,他必须要拿的此次比试的第一名。

不过花云若不像他二哥那般的用功,这读书写字上都是弱一些的,偏偏此次考题均是十分有难度的。

在临近比试的前几天,花云若也是用功了好几天,这今日到了比试现场,看到比他优秀千万倍的人皆在,他心中也是有些底气的,加上郡主对他那般的好,且毕竟曾经他也是吃喝玩乐样样精通的富家子弟,如今也能临危不乱,定会拿的一个好的成绩。

此时正厅聚集的人皆是准备就绪,宫女们更是依照这要比赛的方式,早就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就等着到场的人一一发挥。

而郡主此刻就等着好戏看了,这比赛可不是寻常的比赛,是郡主精心准备过得,她保证那些题目,很多人皆是答不上来的。虽然是有好几份试题,却有着相同的答案。而如何得到这个答案,会有一系列的方法。

大致的试题是:

张三曾是一个贫农,日日辛苦工作在田间,一位小吏到田间采风之时,不小心坠河,贫农将其救起之后,小吏为了报其救命之恩,将其举荐给里正,可为何最后贫农却被卸掉了官职。而小吏还依旧是里正身边的红人。就这其中,以从始而终,善心常存之为点,题文将故事补充完整。观点新颖者,即为胜出。

郡主出此题,一则是为了探人心,二则是想知道这其中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的有独特见解。这只是第一关,她的目的也非常明确,可在场的人拿到考题之时,皆是抱头冥想,或咬着笔头,不知所措。

放眼望去,郡主注意到只有其中只有几人,正在奋笔疾书。这远比她心中设想的还要夸张,她会心的笑了笑,看来根本就不需要三关,或许一切就能早早的选出来。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在场的人纷纷前前后后的递交了卷子。而郡主待全部都写完之后,也是看了差不多。

大多数的故事皆是:张三将其救起之后,小吏为了报其救命之恩,将其举荐给里正,里正本对贫农十分瞧不起,却因为后来他的努力,渐渐被赏识,而那位本吃香的小吏在里正面前花言巧语,便将贫农挤走了,意思为,他不允许别人抢他的位置,利益面前,人心皆现。而贫农依旧那般的善良,未曾有任何改变。

似乎阐明的也是符合人之常理,而远远的达不到她心之所想,和主题也是相去甚远。可她还是认为这些故事是过关的,这本就是本性,利益面前,很多人都会原形毕露。

这其中,还有很多人是交了白卷的,他们大多是武将,对于其中的弯弯绕在一炷香的功夫之内,皆是无法将其想象出来。

一轮结束后,郡主大抵选出了15份像样的试卷,又从中选了三份和自己心里想表达的意思相近的卷子递给了云帝。

此时云帝接过卷子之后,看到了花云若的卷子之时,甚是欣喜。他未曾想到,这云国,竟有这般宅心仁厚之人,随即他便让花云若到他前面。

“你是谁之子啊?”

“回陛下,卑职唤作花云若,乃是花家二少爷。”

“可是花云正的孩子?”

“他是我大伯。”

“妙哉,妙哉。”云帝心里大喜,此事竟然这般的好,若是能和花家有得关系,那么到时候花府素有的产业,他势必能借着郡主和花云若的关系,分得一部分充足国库。

如今天灾不断,且到处需要朝廷拨款赈灾,正是花银子的时机,此刻要是能借着成亲之名,让花府之人前来朝廷向郡主提亲,或许他们会拿出一部分诚意的。实则是天助他。

“承蒙陛下赏识。那皆是我大伯的本事,并非是我的,做不得数的。”

“竟是这般的谦虚,不愧是我云国的好儿郎。且将你的答案和一众讲讲。”

“是,陛下。”

随后花云若便拿着自己的卷子,却放在了一边,也未一字一句的读,而是像讲故事一般,讲于众人。

张三将救起小吏,为报救命之恩,举荐给里正,贫农一心为学,奈何从未学之习之,皆只是懂了人情世故,一日,张三和小吏均被请到里正府里喝茶。

“今此天灾人祸,朝廷必要节俭之,为此你二人必须走一人,只你二人皆是能者,便将次机会留于你二人裁决。容你二人私底下商量,到时给答案便可。”

里正说完之后,二人便到私底下商量。

“如今你我二人情分甚深,且当初若未得您引荐,我怕是仍在田间劳作,如今我们不如待那日,猜拳做决定。”张三说着。

“好。”

“那到时我出布,你出剪刀。”张三说着,小吏也点了头。

到了见里正之时,二人便以猜拳赢者留下,张三和小吏对视一眼。两人早已心领神会。

出拳的时候,两人却互相惊讶着。此时张三竟然出了拳头,而小吏出了布。

羞愧的张三只得独自离去。

故事刚讲完,在场的人皆是哗然,他们本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论题,可是到了花云若这里,一切皆是变得不同,且纷纷为之鼓掌贺之。

而花云若虽然心中有愧,但对于大家的奉承还是十分欣喜的。他从未被如此多的人这般的众星捧月过。

第一轮比试完毕,其实一切皆已成定局,可云帝为了照顾大家的面子,还是指引着郡主从中挑了比原本15名少一半的无名富家子弟作为下一轮的选手。

选出来的人,皆是显而易见,皆是文官,郡主早就想好了法子,可又怕云帝不准,这只能当场再确认一遍。

“陛下,霓儿有事要奏。”

“快快起身,今日之事,皆是为了你所办的。何事皆你说了算!”

“恩恩,多谢陛下。这第二轮比赛,我想让他们五人一起斗蛐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