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密室死地鬼医绝(1 / 2)

大唐五行传奇 伊真 2949 字 3个月前

莫小雨与季怜月飞身掠至蛐蛐身边,一左一右,紧紧挟持住他。

“你们二人作甚?”蛐蛐惊慌地叫起来,“是他自己不小心触动了机关,与我何干!”

“别再装模作样了!”莫小雨扭住他的胳膊,狠狠地瞪着他,“我早该发现的,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操纵。”

蛐蛐本在扭动,闻言一顿,随后越发拼命地挣扎起来,“你乱说!是你们想要求见主人。主人现在不在,我也毫无办法。”

“不用狡辩了。其实我早有怀疑,只是直到现在才能确定。”莫小雨痛心地望了一眼杨不丹,“杨公子死于石椅之上,说明这张石椅是专为不速之客而设,鬼医根本不会坐于此处。那么问题来了,此室干净舒适,明显是一处常居之所,鬼医平日又会坐于何处?”

“这间屋里只有这一把石椅,主人当然是坐于此处,根本没有专为不速之客而设之说。一切都是你在胡思乱想。”见挣脱不开,蛐蛐放弃扭动,据理力争。

“乍一看,的确如此。这也是杨公子大意的原因。”莫小雨目光如电,向室内扫去,“一间居室里,主人常坐之椅当然不会设有机关。可是这张石椅却不一般!若是细心查看便会发现,此椅被牢牢固定于地面之上。试想一下,主人常坐之椅岂会无法移动?”

“主人有些怪癖,就喜欢这样的座椅。”蛐蛐眼睛滴溜乱转,“再说了,此室之中只有这一把座椅,主人不坐在此处,会坐于何处?”

莫小雨冷笑一声,抬手向摆放杂物的矮几矮凳指去,“这套矮几矮凳看似可有可无,尤其是这张矮凳,正常人长坐定会感到不适。然而,在常人眼中的矮凳,对于孩童而言,却是高度刚好。而这,才是鬼医真正的座椅。”

“你的意思是,我是鬼医?”蛐蛐眼中显露出惊骇之色,“你血口喷人!主人成名已有二十余载,怎可能是我这般的小小孩童?”

“我们会来此地,皆是因你而起。”莫小雨死死盯住他的表情,不肯错过分毫,“而除你之外,所见之人全为血毒人。血毒人长期服用剧毒之物,时有神智不清,此地神智健全之人,唯你一人。血毒人由鬼医所制,令人一旦中了血毒,便会内力全失,弱如稚童。因你无法长大,故而制出血毒,将成人变得如你一般孱弱。所以你才是鬼医!你并不叫蛐蛐,你叫吴去,入墓三分吴去!”

“就算被你知晓了又能如何。”见无可抵赖,蛐蛐声音变得苍老阴森,恶狠狠地向杨不丹“啐”了一口,“吃里扒外的东西,没有了他,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都不惧怕血毒。”

血毒!杨不丹是血毒人,现在密室内已是血毒弥散!

莫小雨连忙四下看去。身侧,季怜月一语不发地催动内力,轻摇玉扇。药气以他为圆心,缓缓向外扩散。近旁的椅车上,丁青山一脸紧张地注视着她。不远处的路小花正抺着眼泪,与徐绍风一起收敛杨不丹尸身,将其身上的短箭小心拔出。见众人均无异状,她方安下心来。看来二师兄的玉扇应能抑制血毒。

转回头,她冲蛐蛐亮出指间银针,邪邪一笑,“既然你的毒对我们无效,那就来试试我的药对你是否有效吧。”

“且慢且慢!”同一时间,蛐蛐亦发现血毒并未如他所期般生效。望着明晃晃的银针,他终于气馁,“你们不是来求医的吗?我答应你便是。”

莫小雨却并没有因此放过他,而是斜睨着他,凶狠追问:“你终于肯承认你就是鬼医了?”

“是,你猜得没错,我就是入墓三分吴去。”蛐蛐一脸挫败,指着丁青山说道,“既然被你知道了身份,我便答应你将他医好。”

自从他将杨不丹变为血毒人之后,忽然发现一流高手对于他的研究有着莫大的作用,完全不是寻常百姓可比。武功能臻至一流高手者,无一不是大毅力者。他所研制的血食之药带有剧毒,常人服用之后,痛苦难当,往往十不存一。而他发现,杨不丹服用血食之后,可用内力抑制毒性,不仅危害较轻,反而因此武功大涨。所以当他看到莫小雨一行人入城,便想将其一网打尽,以供驱使。不过他本身武力不高,并无能力一举擒下。于是,他先将其中二人引开,趁机接近留守的弱者,欲先擒住她们,以作要挟。谁知莫小雨异常谨慎,他全无下手之机,只得带她们来到地宫,欲借杨不丹之手擒拿。岂料季徐二人武功卓绝,不仅击败围攻的血毒人,并迅速追踪至地宫。更他气恼的是,杨不丹与徐绍风比剑之后,竟然惺惺相惜,停手不打。他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带众人来至密室,最终害死了杨不丹。不过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身份却因此被莫小雨识破。

“你真能将他医好?”听他答允医治,莫小雨眼中闪过一抺喜色。

“那杨不丹便是例证。”见她有求于己,吴去恢复了神气,指着路小花说道,“不过不能白医,我要她做我的厨娘,另外还要再加十名侍女。”他常年与血毒人一起,虽不曾服用血食,但嗅觉及痛感退化得厉害,唯有味觉还有所保留。尝过路小花美味的食物之后,他不由念念在心。

“你做下如此恶毒之事,还敢讨价还价?”莫小雨危险地眯起眼睛。

吴去委屈地缩了缩头,“无论如何也要给些诊资吧。我只要十名侍女,不,只要一个厨娘,但必须是她!不能再侃价了。”

路小花正待开口,丁青山斩钉截铁地说道:“别说他想要小花,就是他白给我医,我也不医。如果要我成为血毒人,我宁愿残废一辈子!”

“臭小子,不要说这些年青气盛之语。你可要想清楚了,当真愿意一辈子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吴去以孩童模样老气横秋地教训丁青山这位青年,若有不知情者看到,定会滑稽地大笑。然在场众人却无一人发笑,季怜月甚至目露欣赏地冲丁青山微微颔首。

“你若不愿,那就不医。”莫小雨亦目光柔和地望着他,“鬼医医不了,大不了咱们去找药王安笑尘。”

“安笑尘?”一提起药王这个老对头,吴去“桀桀”地笑了起来,“据说他去寻什么仙药,早在三年之前就消声灭迹,恐怕已在哪个不知名的山野里变成了枯骨。”

“你先管好你自己,是否会在此地成为枯骨吧。”莫小雨转动手腕,银针刺向吴去的颈上大穴。

这个恶女人真是他的克星!吴去大汗淋漓,“且慢,不想成血毒人我还有其它医法。……我可以给他换骨!对!换骨!”

“换骨?此话何意?”莫小雨停住动作,眼中起疑。

“对,就是换骨!”吴去擦了擦冷汗,“名医华佗你可知晓?”

“自是知晓。”莫小雨垂眼玩弄着银针。华佗医术近乎于神,剖腹切肠,碗醋除虫。他还给关羽刮骨疗毒,更曾想为曹操开颅取涏。师傅所藏医典中有一部《华佗枕中灸刺经》,她的天音针便是由此借鉴而来。

吴去忌惮地瞟了一眼她手中银针,开口说道:“二十年前,我在江湖崭露头角,以医道成名,自取雅号‘入墓三分’。意为,即使病者已入墓三分,我也能将其从鬼门关旁拉回。一日,有位道士找上门来,取出一部古书给我观看。我惊喜地发现,那书竟然是华佗的《青囊经》。”

“《青囊经》已被焚毁,你之所见必是伪作。”莫小雨不屑地打断,“药典有载:华佗被曹操杀害之前曾将所著《青囊经》托付狱吏,希望能够以此医救世人。可惜狱吏畏惧曹操不敢收下,华佗愤而将之焚去。”

“当时我也曾这般言道。”吴去微微一笑,“然那道士却哈哈大笑。他问我,《论语》可是由孔夫子亲自著写成书?”

莫小雨一怔,《论语》并非由孔子亲著,而是由其弟子及其再传弟子编撰而成。难道说,那本《青囊经》亦是如此?

只听吴去继续言道:“听他此言,我忆起华佗有弟子二人,一为广陵吴普,另为彭城樊阿,此二人继承了华佗的大部分绝学。我心中起疑,诚恳地向他借阅。道士倒也大方,允我当面观看。我只翻看数页,便被吸引得不能自拔,认定此书不可能作伪。书中所言极妙,非医术大家无法著成,那是所有医者梦寐以求之书。”

莫小雨半信半疑,“你的意思是,你所看到的《青囊经》虽不是真迹,却如《论语》一般,由华佗弟子代为撰写而成?”

吴去道:“那道士未曾明言,我被经书吸引也没有追问。后来我想,华佗成名颇久,当不是自狱中才开始著书,他的家中或有所留医经。其两位弟子都是长寿之人,吴普活至九十余岁,樊阿更是活过百岁。我见到的《青囊经》由他二人整理编撰,倒也说得过去。而且……”

“闲话少说,你将《青囊经》取出给我一观,便知真伪。”莫小雨再次打断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