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一派胡言(1 / 2)

而在天送阵之外,苍茫荒原,一片枯败,更有碎石尘烟接连而过,卷着一道道漩涡,“轰轰”消逝。

突然之间,一道环形白光在这近前地面一下浮出,正有一容貌英俊,更显年轻的修士一步而出,长发后飘,正是修龙。

同想象之中,焦躁匆忙,长月苦行截然不同,反之云淡风轻,悠然而视,如同朝闻苍运,得到诸生。

一步,又一步,整个人就扶摇之上,青云积蓄,贴在脚下,而正是在这一时刻,远远的,仙光璀璨,炫目太多。

至于这下方地面,偶有古城之末,碎石堆垒,一道又一道细微裂痕却是世俗之中,民间小道源远流长。

“太一宗?”修龙看着已经不远,仿佛近在咫尺,一修真门派,顿时间,灵光一显,就有神圣笼来,神来之态,极具深意地说道:“哼!这一次,我看这几个老家伙还有谁胆敢不把我筑基巅峰的修龙看在眼里?”

冷冷一笑,自己便微微垂头,正见到这身体之中,一点又一点金芒接连而出,极其的刺目,长衣飘飘,更显猖狂。

但是,令人意外,更难理解,这整个视野所呈现而出的一幕竟然一瞬暗淡,一成,三成,不到一息,大半灵动消逝一空。

“嗯?”修龙极其淡定,稍微一顿,仿佛就已是完全明白,摇着头说:“没有什么!不就是修源之珠衰期来到,暂且止住?”

不自觉的,自己就给竖起三指,随意一掐,目中灵芒闪烁,更有一种相当骇人的波环一下延伸,直至天边。

“差不多!就是这样!相比往常,此刻不过衰退一半而已!”修龙不以为意,非常淡定,仰起头来,看着远方一幕幕景象,正欲迈步离开。

可是,“噗”的一下,这体内金光竟然在这一时刻持续暗淡之后,完全破灭,莫名其妙,消失不见。

这一下,修龙双足一颤,甚至还都身子一歪,差一点点就给一头倒下,坠入“下界”。他“呼”的一喘,勉强镇定,平息之余,垂头一看,淡定地说着:“有点意思!还真让人感到意外,这一次竟是撞见了千年不遇的修源全衰?”

下意识就把嘴巴张开,一粒已成指甲盖大小,修源之珠悄然浮出,一闪一颤,暗淡之下,极其可爱。

修龙双指一捏,仔细一看,一双嘴角不但发抖,甚至还都苍白遍布,裂纹冒出。他一个哆嗦,本来还张大着的双目一下合上,声音明显迟钝了太多:“不!不急……小事……小事一桩!不就是全衰……全衰么?不算什么!这……”

当把话说到这儿的时候,仅仅一阵狂风拂过,掀来几点沙砾,就将一位如此修士吹得左摇右摆,可怜兮兮。

修龙手扶眉心,“噗嗤”一笑,很不乐意,这样说道:“我自来到修真圣地太一宗,就已暗心绝誓,一定不问业障,永生此世,逆天而行!”一时间,还就真的目放灵光,破裂意志徒然而起,道:“全衰之事虽是不多,更不可遇见,但我本身不凡,仙道源远,又何足挂齿,一微微之劫?”

当想到这儿的时候,自己一双目光终于有了一点点的胆量在这仅有指甲盖大小修源之珠上面探来探去,真不烦恼。

“没有关系!根基还在,我便可再世重修,至多不过百年,就累积而归,风云再起!”即使泪光正浓,面容惨白,可修龙却终究还是诚恳面对,不生二心,甚至还都更具自在,一身轻松,半步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