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婚床密谋(1 / 2)

金匮盟 提比留 1700 字 11天前

那一炷香特别长。

醒来的时候,天上挂着启明星。

赵缇娅躺在徐宗谱的怀里,慵懒地摸着他的脸颊。

“你好像非常在行,”公主出声调笑,“刚才我都哭出来了。”

“说什么呢,我是一点都不懂,上次和你……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过也就是我娘给了我一卷书。”徐宗谱老老实实地说。

“我的天,楚国夫人还给你这种东西?真是让人觉得意外啊。”赵缇娅说。

“不不不,楚国夫人是我母亲,我娘,是我的生母,是熊氏。”徐宗谱说。

“她给我的是医术,她以前是皇帝身边的医女,我的太外公,也就是我娘的爷爷,是个老医生,以前在金陵城做太医,专攻妇科和小儿科。”徐咏之说。

“她是哪个皇帝身边的医女?我伯父吗?”赵缇娅问。

她当然知道答案,不过她还是要跟徐宗谱确认一下。

“是大周的世宗皇帝柴皇爷。”

果然如此!

“听我母亲说,那个人才是你的生身父亲。”赵缇娅说完,看着徐宗谱。

“别乱说。”徐宗谱说。

“我当然要选择我相信的东西来说。”赵缇娅说。

“我的父亲就是徐大人,并没有别人。”徐宗谱说。

“行啦,你自己如今也有了爱人了,你觉得徐大人和你娘,是两口子吗?”赵缇娅说。

她的眼睛最刁,看得清清楚楚的。

关于徐宗谱的身世,大家都有点语焉不详。

他从小就在军营里到处跑,也曾经听人说到过一点,别人说他是皇子,他反而勃然大怒,拿石头和泥巴去扔对方,打完人才知道自己要哭,一路哭着跑回来,问巧姐,巧姐懒得理他,他就去问段美美。

段美美问他:“你父亲为人怎么样?”

“父亲爱惜士兵,有仁德,家里虽然经商,却也是悬壶济世,人品上好极了。”徐宗谱说。

“对呀,这么好的男人,怎么会不是你的父亲?”段美美说。

这里面就有一个逻辑诡辩,一个男人好不好,是“这个人配不配做我的父亲”,但真正的问题是“这个人是不是我的父亲”,段美美回避了这个问题。

后来他逐渐懂事,也曾经觉得巧姐和徐咏之不像是两口子,也旁敲侧击地问过巧姐,巧姐还是完全不回答,第二天,父亲把自己叫过去背书,背的是诸葛亮的出师表。

“背得不错,”徐咏之对徐宗谱说,“诸葛丞相有两句话,为父非常喜欢,就是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要把重点放在功业上,女色一节,没有那么重,你看你母亲,斋戒了这么多年……我们的关系仍然很好。”

把不和女人睡觉这件事推给佛,是个好主意,但是这话实在没法说服徐宗谱。

“父亲,我娘昨天还吃红烧肉,她斋戒什么了?”徐宗谱说。

“她持的是居士戒,给你的太外公祈福,你看她虽然吃肉,但是不会吃鱼,她不杀生,不妄语,不淫邪,这是居士戒。”徐咏之说。

“父亲,我娘是您的侧室,他和您亲近,跟淫邪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是人之大伦啊……”徐宗谱也是半懂不懂,非要问下去。

“刚才你背的,是前出师表吧。”徐咏之说。

“是。”徐宗谱一头雾水。

“那现在把后出师表抄十遍吧。”徐咏之挥挥手,让徐宗谱出去了。

那之后,徐宗谱就改了东问西问的毛病,他也知道有人说他的亲生父亲是皇帝,但他一律采用不信、不说、不提的态度。

所以,当赵缇娅开口提到柴荣的时候,徐宗谱有点胆战心惊。

“你都知道什么?”他压低声音对赵缇娅说。

“你是皇帝的儿子,所以你有皇位的继承权。”赵缇娅说。

“别乱说,会被灭族的。”徐宗谱说。

“公主不会死。”赵缇娅说。

“你是在威胁我吗?”徐宗谱看看赵缇娅的神色,一时间拿不准她在玩笑还是认真。

“这是我母亲的计划,”赵缇娅说,“不是我的。”

“她要你……”徐宗谱问。

“她要我劝你出首,举报徐大人,你如果愿意做的话,就可以活下来。原话是,他是柴荣的儿子,他不一定要陪着徐家的人死。”赵缇娅说。

“你知道我没法做这样的坏事。”徐宗谱说。

“对,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她的打算告诉你,因为我不准备执行这个计划。”赵缇娅说。

徐宗谱松了一口气:“那你的计划是什么呢?”

“我的计划?”赵缇娅缠上了徐宗谱的身体。

“好好说……”徐宗谱想要推开她。

“好好做!”赵缇娅命令道。

“哎!”徐宗谱说。

她喘息着趴在他的胸口的时候,悄悄贴着徐宗谱的耳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