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二郎(1 / 2)

锦临 格陵南 1180 字 3天前

如锦感激地冲着临安侯一笑,“父亲对女儿真好!”

鼻子酸酸的。

眼睛热热的。

胸腔中有一股奔涌沸腾的情绪不断地涌上心头,想哭。

她实在太明白临安侯做出的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了!

这是道歉,也是和解。

更是将自己的脸面彻底地放下来,做好了任由苏太傅踩踏的准备。

而这些,很显然,都是因为她。

临安侯知道自己错了,他的误会让他错失了深爱的妻子。

他不过是心里蹉跎混沌了半生,却仍然该生娃生娃该纳妾纳妾,一点都没有妨碍他过日子。

可是苏梓萍却丢了性命。

正是因为这一点,苏太傅才坚决不肯原谅他。

从前他碍于面子一直都不肯正视这一点,得过且过,就好像不见这件事就不存在似的。

可现在,他终于要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了。

临安侯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该来的,总要来,这也是爹该承受的。”

若揍他一顿就能让苏太傅解气,那就让苏太傅揍他吧!

反正苏太傅都那把年纪了,想来揍起来也不会太伤筋动骨……

他到底才刚到中年,能承受得住的!

由于二夫人是在很匆忙的情况下接手临安侯府的家务的,一时间很是慌乱不安。

还好,临安侯提前发了话,今年过年万事从简。

所以,除夕夜宴便办成了家宴,只不过比平时更多加几个菜罢了。

虽然没有从前热闹,但因为少了周氏,众人反而觉得轻松许多,席间的气氛也其乐融融起来。

慕淑蔷有些伤心。

往年,有母亲在,她就像是一个骄傲的小公主,家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要围绕着她转,特别是二房和三房的弟弟妹妹们,哪个见了她不要恭维她几句。

可今年……

母亲不在了。

三妹因为在禁足期私自跑出来鼓动她闹事,又被父亲施以更严厉的惩罚,禁足半月,不准出她的院子一步。

所以,三妹也没能出席今夜的除夕晚宴。

而大弟……

慕淑蔷看了一眼与父亲和大姐相处融洽的慕文辰,心里的失落便更严重了。

正在这时,她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温柔的呼喊,“二妹!”

她迷茫地抬头,见到如锦正在父亲那边对着她招手,“是……叫我?”

如锦笑着走过来,将慕淑蔷拉到了临安侯的身边,“二妹坐得那么远做什么?我与文辰正在和父亲玩猜谜的游戏呢,你也得参与。”

她不动声色地将临安侯身侧的位置让了出来,笑着说道,“若是猜错了,是要罚银子的,莫非二妹是怕输想省钱,所以才躲得那么远的?”

慕淑蔷虽是个莽撞的性子,但她却并不算蠢。

只是从前太过信任三妹,所以总是让三妹牵着她的鼻子走,做出了许多现在想来又傻又蠢的事。

所以,如锦的好意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她鼻头一酸,嗫嚅说道,“大……大姐……”

以往面对如锦时,她都是连名带姓地喊,连和声细语地叫这名字都没有过,哪一次不是吵嚷着怒斥着的?

这还是她头一次叫大姐。

居然喊得也没有很磕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