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又当又立的苏太傅(1 / 2)

锦临 格陵南 1093 字 1个月前

苏太傅的目光一抖。

半晌,他沉声说道,“琇容生产时大出血,孩子呱呱坠地,她却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公主深恨她,竟没有请太医来治,将孩子抱走后,留她一人在产室,存心想要活活地拖死她……

幸得琇容为人善良,公主身边好些仆妇都受过她的恩惠,有个叫绿烟的小丫头趁着公主不注意,偷偷溜出来给我送信。

我费尽千辛万苦,机关算尽,终于将琇容从公主府带了出来,可她……却没能支撑下去。

琇容临终前,只对我说了四个字:莫怪公主。

她真是善良。

公主阻挡她与我的姻缘,抢走她的孩子,又害了她的性命,她却仍然希望我不要将这些怪责到公主身上……”

他的双拳不可抑制地紧紧攥起,好久才慢慢放下,“公主府在庆祝新生,为了替公主撑腰,陛下一车一车往公主府送出贺礼,可琇容却在这最热闹的时候冷冷清清地死去了。

我答应了琇容不怪公主,可是活生生的一个人没了,我真能不怪公主吗?

我不能。

可是我怪公主又能怎么样呢?

荣福公主是陛下的胞妹,深受陛下恩宠,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琇容的冤屈和我的不平,就算全都告诉了陛下,陛下难道会处置她吗?

不会的……

所以,我便只能与公主保持距离。”

如锦摇摇头,“公主在时,你不认我,情有可原。

公主不在了,你也从不来看望我,就算路上偶尔遇见,也只当是个纯然的陌生人。

罢了,我也勉强可以理解。

我是陛下御封的庆阳郡主,整个乾国都知道我是荣福公主的女儿。名分已定,再难寰转,你身为人臣,也有你的莫能奈何。”

她语气骤然犀利起来,“既然已经决定要相逢陌路,权当是不相干的人,太傅又为什么要在我死后,将我的尸身偷回了自己的家里?”

苏太傅抿了抿唇,低声说,“琇容一定希望可以和自己的女儿埋在一起……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吃了多少苦,又受了多少罪,甚至还搭上了她的性命……”

他目光闪烁起来,“孔家也不愿意将外人的血脉送入自家的祖坟,我这样做,岂不是两全其美?”

如锦的目光一眨也不眨地望向了苏太傅。

半晌,她忽然轻声说道,“所以,你恨我。”

苏太傅浑身一震,“你说什么?”

如锦摇了摇头,却又笑了起来,“我说呢,为什么刚才我在太傅的脸上看到了讥诮。你明明不喜欢我,甚至还恨着我,却仍要将我的棺椁放在苏园内。”

她轻轻一叹,“原来,是卖了一个人情给孔家呀。”

小杆子分明说过,庆阳郡主落葬之前他曾偷偷去看过棺椁,里面是空的。

孔家的人行事如此仔细,怎么能出那么大的纰漏将空棺落葬?

原来,是和苏太傅早有共识。

那场葬礼是做给皇帝舅舅看的,可孔家又无法容忍别人家的血脉埋入孔府的祖坟。

苏太傅及时出现,卖了一个好大的人情给孔家,既让葬礼表面做得漂亮令陛下满意,私底下也不用为此而恶心难受。

苏太傅的眼眸微微一震。

虽然起初他并没有存这样的心思,可到底也因此而将与孔家的恩怨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