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八十二章家庭聚餐(1 / 2)

浴袍,与薄纱有何区别。

搭在肩膀上的手指没有戴着象征爱情的戒指,些许操劳的皱纹,还带着才出浴的香味。

妃英理趴在来生的背后......

“晚上几点的饭局?”

“六点半的饭局,妈妈可以先去睡一下,晚上我陪妈妈一起过去。”

转过身来,张开双手,将妃英理搂在怀里。

贴着对方的温度,散发出来的湿度还携带着一些气息,将鼻尖放在颈子的肌肤少,稍许而又缓慢的吸食着。

当吸的想法已经满足了,就可以将唇贴在上面,不会有丝毫的阻止,相反怀中的人还会抬起头,露出更多的空间让脸去贴靠,

“下午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吗,不用非要在这里陪着我这个老女人了。”

声音会随着喉咙部位的震动,与一些忍不住的本能低吟一起发出,妃英理抱住对方的其中一只手转移到来生的脑后,紧紧的抱住,压住对方更多的在自己颈子的位置,将一丝雪白转换为深红印记。

忽然感触到上身位置的双鼓被接触到,仔细而又敏锐的撞动......

“妈妈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浴袍的第二个特点,就是简单的一些动作,就会滑落,从两边肩膀的位置开始松开来,露出丝滑的雪肩,以及中间的玉鼓也被展出大半。

“抱歉,妈妈忘记了,什么问题再说一遍吧。”

是对,还是错?

妃英理逐渐低下头,看向下面的位置,看着来生的脸上都沾染着热的汗水。

黏糊糊的在脸上,对方还故意的用舌摆将唇边的汗水舔掉,入嘴。

而后再次将头埋下去,后脑勺的位置顶着自己的下巴......

“如果娶女人的话,是不是要找妈妈这样的好女人呢?”

还是有些香味的。

并不是感触上的,而是一种只要接触到,就会感觉......或者说脑海里就会自动认为这是一种香气的感觉。

带着温润,温热,温湿,至于为什么这么清晰的话......

有研究表明,嘴唇是身体部位中,最敏锐感触到温度与水分的部分,所接触到的质感都是最为真实的,比如此刻......

或许不能如同眼睛一样清晰看出白嫩,但是却可以在接触的时候,感受到软。

“其实不一定要找妈妈这样的......呜呜......只要找一个想你的时间比你想她的时间多的女孩,就可以了。”

一点点的被抱起来,不是从腰部的位置,而是从臀部以下的位置。

最为肥美的地方感受到巨大压力,而后抱起来,整个玉鼓贴在对方的脸上。

短暂的失重情况下,妃英理的手直接将来生的后脑位置搂紧,而后对方的呼吸在原本拥挤的最深处位置,“呼”,吹气。

“昨天晚上妈妈为了我可是加班到早上,早上回家后又给我准备了这么丰盛的午饭,是不是说妈妈想我的时间就是全部呢?”

轻轻的放在床上,而后拉开旁边的被子,给盖好。

来生重新直起身来。

“全部不一定是时间,全部......也可以你所看到的全部......”

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对面前的孩子产生一些好奇......

小兰那时候吧,忽然见到了从未在小兰与园子的小团体中出现过的小男孩,如同一个陌生人却可以很轻松的与所有人攀谈。

小兰获得胜利,所有人在思考庆祝的时候,他已经安排好了地方。

这是第一次......第二次是妃兰了,伴随着好奇,却看见了未来的女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有就是倒在地上的这个男孩。

又一次,将所有的问题处理好之后,只需要让别人放心,他又一个人离开了。

从那时候开始,选择相信这个男孩了......

所以现在,被子再次被拉开来,另一个温热的身影也爬进来。

深呼吸,带动着整个呼吸道,肺部,一起在呼吸着,让小腹都随着呼吸而听起来,再次呼出的时候,气息才带着部分的刺激感离开。

“休息吧,英理妈妈,晚上还需要家庭聚餐呢......”

“话说小五郎叔叔会不会嫉妒现在的我啊?”

中间停顿了一下,而后靠着对方的怀中,来生也觉得很累,就着鼻尖的味道可以有安神的功效,也闭上眼睛。

深呼吸,放松,紧张感随着紧紧抱住细柳的位置而结束,男孩依恋的枕在白玉双鼓之中,睡得很沉稳,呼吸很祥和。

只是这样,眯着眼缝,妃英理让的精神随着怀中的男孩,与他的呼吸节奏同步,自我催眠一般开始逐渐沉睡......

“他怎么会嫉妒你呢,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老女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