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水之卷〗 《山花渐欲迷人眼》 第二十四章 离人泪(1 / 2)

贞观五行劫 伊真 1807 字 10天前

天地苍茫,群山起伏。

在昆仑山东南方的一个进山口处,有座孤零零的小镇,名为大惑镇。镇子的最西边,有间如同花园般的宅院,近日被一群江湖人看中,出巨资将它买走。

宅院绿树环绕,鲜花满园,幽静而雅致,然而在院子深处却隐约传来一阵怒吼声:

“寒剑徐绍风竟敢当众污蔑死去的二哥和七弟,绝对不能饶了他!”

说话之人名叫盖斗,江湖人称义君子。

“可是,他说的也许是事实。我去查看过,二哥和七弟身上确有寒气剑伤,虽非致命,但可以证明他俩曾与寒剑有过一战。”

一个柔和的女声在旁劝解,她是清源仁君子方恕清。买走这间宅院的正是清源派。

宽畅明亮的厅堂里,江湖赫赫有名的清源君子们分位而座,正倾听礼君子毕至揖讲述在复昭寺的经历。在座的几人分别是老大忠君子左进林,老三仁君子方恕清,老四义君子盖斗,老五礼君子毕至楫,老六智君子李学渊。

只听盖斗大声叫道:“那么为了二哥和七弟的名声,他就更得死!”

毕至楫附和道:“是啊,省得他到处乱说什么被清源君子联手重伤。”

方恕清道:“这样不好,他又没有说错。再说刘捕头不是说了,二哥和七弟是因为吸入化蛇的毒气,才导致了神智失常。此事既然已经解释清楚,咱们不应该纠缠不休。”

智君子李学渊道:“三师姐说得对,寒剑所在的昆仑无别门不可小觑。听说其门下大弟子‘焰刀’艾离刀法精纯,被人称作江湖第一刀。二弟子‘玉扇公子’季怜月侠名远扬,在江湖上广得人心。就说这排行第四的‘寒剑’徐绍风,因与‘霜空剑’温浩武孤鸣山一战,也是风头正劲。招惹他们实非上策。”

“大哥,你怎么说?”眼见众人分作两派,毕至楫向坐于上首的忠君子左进林问道。

左进林开口道:“五弟的话还没说完吧?后来你看到寒剑与刘捕头又说了些什么?”身为结义兄长,他自是知晓这位五弟的特殊本领。

毕至楫起身向众人说道:“那寒剑后来邀刘捕头去往林中密谈,我无法靠近,只能远远观望。然后看到他提起了化蛇的妖丹。”

左进林沉吟了一下道:“寒剑确实该抓!”

李学渊心念一动,道:“大哥该不会是想要抓住寒剑,问出化蛇妖丹之事吧?”

盖斗不解地问:“什么妖丹?咱们要那东西干嘛?”

左进林道:“妖丹乃是妖兽吸收日月精华凝结而成,据说没有千年无法成形,可谓世间至宝。若能取来此宝,进献给皇庭,必是你我弟兄天大的功劳。”

李学渊眼睛一亮,道:“听说此届的武林大会由太子牵头举办,咱们要是把妖丹进献给太子,那武林盟主之位或许就是你我兄弟的囊中之物了。”

毕至楫微笑道:“所以于公于私,我们都应该把寒剑抓来。”

方恕清道:“我仍然觉得此事不妥……”

盖斗不满地说道:“三姐就是太过妇人之仁,大哥既然都这么说了,咱们都听大哥的!”

左进林道:“不过此事不宜宣扬,咱们必需谨慎行事,不可引起与昆仑无别门的正面冲突。”

“不会被别人知道的。因为,”毕志揖神秘地笑了笑,“那寒剑已被我抓住,就关在后院的牢房之中。”

“五弟,你可真行啊!”盖斗高兴地一拍毕志揖的肩膀。

李学渊却担忧地说道:“此地离昆仑无别门不远,五哥这么做不会有事吧?”

毕志揖胸有成竹地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抓他的时候,本就在僻静之处,知情者也被我全部做掉。回来之时,我特地把他盖得了个严严实实,根本无人察觉。”

左进林满意地点点头,“五弟做事向来让人放心。”

毕志揖望向李学渊,“但若要他说出实话,还需请六弟帮忙。”

李学渊瞪他一眼,“你我弟兄还客气什么。”

两人对视着哈哈大笑起来。

盖斗催道:“咱们快去看看!”

几人跟随毕志揖往后院走去。方恕清犹豫片刻,叹气跟上。

后院偏僻的角落里,有间四面无窗、终日见不阳光的小屋。两名清源派弟子正手持兵刃立于门口,严密把守。见毕至揖等人前来,其中一名弟子取出钥匙,打开房门。

黑暗的牢房里,徐绍风被吊在房梁上,手足皆被拇指粗的铁链锁住。

“你就是寒剑徐绍风?”盖斗第一个冲进牢房,一把抓住他的领口恶狠狠地发问。

徐绍风面无表情,沉默不语,只以冷锋般的眼神盯视着他。

“看你还敢不敢污我二哥和七弟的名声!”盖斗拿起放在边上的皮鞭,劈头盖脸地向他抽去。

一鞭落下,便是一道深深的血痕。徐绍风身体轻颤了一下,依旧面无表情,目中锐芒骤然冷了几分。

“臭小子,居然还敢瞪我!”盖斗被他的眼神激得凶性大发,一鞭接一鞭,接连抽了数十鞭仍不停手。直打得徐绍风皮开肉绽,血肉横飞。

“别再打了!”方恕清实在看不去,一把抢下鞭子。

李学渊也上前劝道:“是啊,打死了就不好办了。咱们还得问他化蛇妖丹的事呢。”